返回 164米 不会再失去  军权撩色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

164米 不会再失去[1/3页]

    “他……不是死了吗?”

    “从那个调查的情况看,他没死。”

    严战的话,你一颗点燃了的炸弹,瞬间炸毁了占色的脑子。

    一眨不眨地盯着严战的脸,她突然觉得头顶上的水晶灯光线变得模糊不清了。隔着窄窄的一张桌子,让她都有点儿瞧不清严战的脸。明明他就在眼前,可胸口闷得她好像完全看不清他了。

    孙青说了什么她听不见。

    严战又说了什么她也听不见。

    整个脑子里乱糟糟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世界都像安静了下来,她的耳朵里只剩下‘嗡嗡’地声响,也只能听见无数种嘈杂不堪的声音,在推挤着她的心脏,在推挤着她的身体……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孙青担心地摇了摇她的肩膀。

    “占色,你怎么了?”

    在她拔高的声音里,占色回过神儿来,缓了一口气,又看向了严战。

    “你还知道些什么?”

    严战对上她凝重的眸色,眉头敛住了,“就这么多。”

    浅浅笑了笑,占色盯住他,一字一句地说:“没有其他的了吗?比如我的过去?我在依兰的事情什么的?都不知道?”

    她声音说得很轻,口气却很重,严战的眯子瞬间眯了起来。

    “占色,你什么意思?”

    脑袋里一片空白,占色冷冷地轻‘哼’了一声,“你既然能够调查到安东华的事儿,不应该也会知道我跟他是旧识吗?你今天特意约我出来,说拜托我都是假的吧,你真正想要告诉我的,就是顾东川是安东华这件事儿?”

    严战抿紧了唇,好看的眉梢紧拧着,没有说话,只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短暂又尴尬的沉默后,占色吐了一口气,视线依旧落在他的脸上。

    “不过严总,你想太多了。顾东川又怎么可能会是安东华?我承认我因为一些原因,对过去的一部分记忆有些模糊了。可是安东华我还是记得清楚的,而且我亲眼见他死在我的面前,他怎么可能会死而复生?严总的目的不会这么单纯吧?”

    她的一口一句严总,让严战脸色微霁。

    “占色,我……”

    摇了摇头,占色阻止了他的话。

    “我不想知道严总你有什么目的,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人家惹真心待我好,我就会真心待人,人家若只是想欺我骗我利用我。那么……恕我不能奉陪了!”

    说罢,她转头,“孙青,我们走。”

    孙青面色沉静,一直观察着她没有多话。

    听到她喊,跟着就站了起来扶她。

    刚才还说得好好的,说翻脸就翻脸,半点儿脸面都不给,这件事儿也只有占色才能干得出来了。见她步子晃了晃已经迈出去了,严战不由苦笑。

    “占色,你就不能听我说完?”

    占色回头看着他,目光凉凉的,“严总还有什么指教?”

    严战右手食指撑了一下额头,神色看上去有些疲惫,言语却很恳切。

    “我没有你所谓的多目的。顾东川到底是不是安东华,这件事儿我并不很确定。不过,有另外一点我却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顾东川他,不,安东华他跟你一样,其实也是《金篆玉函》五术的后人。他家山字传人,姓安,这个事儿,我是在权世衡那里知道的。”

    五术后人?

    顾东川……会是安东华吗?

    不,绝对不可能。

    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虽然她对过去的记忆总是很模糊,但是她真不认为自个儿的记忆可以退化到忘记一个打小儿就认识的玩伴和朋友,甚至可以称得上青梅竹马的男人……

    揉着脑袋,她一遍遍的想着,可真正仔细去想,她还真就想不太清楚安东华究竟长啥样儿了。为什么她的记忆力这么差?难不成,她除了找吕教授洗掉了关于权少皇和小十三的记忆,还把安东华都洗去了?不!她明明记得他的啊!

    但是如果记得,一个打小儿就认识的人……她又怎么会想不起了?!

    “不!”再次摇了摇头,她搓着太阳穴,“顾东川不可能是安东华,这事儿太荒唐了!我不相信。”

    严战望着她喃喃自语的样子,眸光里流露出明显的心疼来,“占色,我告诉你这个,没有想到你会这么难过。”顿了一下,他又补充,“从你叫我哥的那一天起,我就不会再伤害你。”

    从叫哥的那一天起,那以前呢?

    脑子里钻牛角尖儿地想出这么一句话,可占色却没有心情问出来。因为她的脑子太痛了,好像脑圈儿里面有针在刺,耳朵也跟着‘嗡嗡’叫过不停,扯得她浑身都不舒坦。迟疑了片刻,她脚下虚软地坐了回去,双手捂了一下脸。

    “对不起,我刚才有点失态。”

    “没事儿。”严战微笑给她添了水,“在我面前,你可以想说什么都就说什么。”

    定了定神,占色再抬头时,脸色已经平静了许多。

    “哥,顾东川是安东华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个……你问权四爷会更有把握。”

    眯了眯眼睛,占色望着严战严肃的俊脸,喉咙发哽,胸腔发闷。她说不准确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子把她脖子给死死勒住了似的难受,勒得她氧气耗尽,勒得她思维停顿,想说一点儿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全部的大脑细胞都在过往里沉浮着,一个个好像前段时间做噩梦时才会出现的片段,不停地闪过她的脑脑。

    唯一与梦的不同点,就是这在白天。

    整个人脑子空荡荡的,她陷入了白日的梦魇。

    有一张脸不停地在她眼前晃动着,那就是安东华。

    微笑的表情,开心的表情,大笑的表情,烦躁的表情,一张张脸重叠着,把她的思维越勒越紧,紧得她完全透不过气儿来……

    那些片段,遥远得好像那一个年代唱的老歌谣……

    口琴声儿,轻笑声儿,还有沐浴在阳光下的教学楼,高高飘扬在旗杆上的五星红旗。窄窄的跑道上,划线用的还是白白的石灰,一个单薄而修长的身影疾风般跑了过来,把她撞了一个大趔趄,书包文具掉了一地。

    她气恼得不行,他却站在阳光下对她露出了八颗大白牙。

    可那一张脸,她却怎么也看不清。

    她可以奇迹一般地清楚记得很多细节。阳光下,他替她撑伞。下雨天,小河上的浮桥被冲跑了,他背着她过河,打着赤膊的手臂上,闪着晶亮的水珠,有人欺负了她,他会在后面追得人一个地方接一个地方地跑……那个时候的天空,好像都是蓝的,依兰也没有现在的阴霾,一个个往事都鲜明得像调色板般清晰,可她却偏偏想不起他长啥样儿。

    一个本该记忆深刻的人,为什么渐渐淡忘了?

    他在她的生命中是扮演过重要角色的。

    甚至于,她还能记得他说过的话。

    ——小幺,你头发太长了,洗头发麻不麻烦?

    ——哦,你喜欢留就留呗!

    ——嘿嘿,是,谁说我要管你了?我管不了!你占小幺是谁啊?

    ——小幺,你长大了想做什么?

    ——你问我啊?我以后想做医生,那样等你哪儿不舒服,我就可以替你治了。不过吧,我想我还是应该先找到我的爸爸和妈妈……小幺,你说他们会喜欢我的吧?

    说这些话的时候,那张脸上都是微笑,可她还是想不出来清晰的五官。

    头痛!

    她想回忆起来,却越想越痛!

    一个片段结束,她眼前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大小伙子。

    他微笑着冲她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好看,他好像走了好久,还站在马路的对面,他在冲她挥手,大声喊了一句“小幺……”。

    她呢?她当时在做什么?她的头为什么这么痛?

    对了!她挺着一个大肚子,她就站在马路的对面看着他……

    她怀孕了,怀了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他说他要娶她,他还说他是想了很久,鼓了很久的勇气才做出来的决定——照顾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终于跑了过来,就像那些年一样,他总是追随着她的脚步。他抹着汗水站在了她的面前,握住她的手,一脸都是笑容。

    他的手心暖暖的,他说,“小幺,你考虑好了吗?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她说:“东华,我不能耽误你。”

    他摇了摇头,笑得很温暖,大白牙在阳光下闪着光,“小幺,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已经想好了,不管你愿不愿意,从此往后,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不会离开你,今生今世,安东华都是属于占小幺的。”

    她使劲儿甩手,不愿意把包袱塞给他。

    他却开心地笑着,想要来抱她,一双眸子满是喜悦。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汽车冲了过来,直接往他们两个站立的地方冲了过来,疯狂的姿势带着一种想要将人碾成肉泥的速度,几乎就在眨眼之间就已经冲到了他俩的面前。她正对着那辆汽车,瞪大了眼睛,脑子瞬间空白了一片。

    这辆车……

    还是那辆车……

    身体被人重重一推,等她吃力地从路边儿上爬起来,发现他已经躺在马路上的血泊之中,无助地张大着一张嘴,像一只被染满了鲜血的鱼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她在尖叫声!她在呼救!

    在那个阳光炽热的下午,那个鲜血淋漓的景象特别吓人。就在她的面前,那鲜血如泉水一般拼命地涌出来,尖锐的疼痛感刺痛了她的心脏,再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撞人的汽车开走了……

    那辆车为什么那么熟悉?

    还有那个声音,他在说什么?

    “四爷的女人……就算他不要了,也轮不到你……”

    四爷的女人……

    她张大着嘴,看着远去的汽车,心冰冷了一片,地面儿上全是血……

    “东华,你死了吗?”她爬了过去,趴在他身上大声尖叫。

    他瞪大了一双眼睛,就那么看着她,带着一种濒临死亡的绝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m.read8.net

164米 不会再失去[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